哈爾濱史志網!     
搜索
搜索
撰史
/
/
第五章 公路養護

第五章 公路養護

2020-09-22 14:58

第一節 養護組

  民國時期,哈爾濱市界內沒有公路養護組織和專業人員,公路臨時性維修由官府組織公路沿線村屯勞力義務承擔。哈爾濱淪陷期間,偽滿洲國民政部規定行政區、村負責所在區域內的公路養護;1940年,偽交通部頒發了道路愛護細則,強迫"縣道"以上公路兩側的街市、村屯成立道路愛護團,負責每年春秋各一次的公路養護及臨時整修。

  1945-1946年,哈爾濱市的各級政府不定期地組織農村勞力養護公路。1949101日新中國成立后至1954年,松江省公路局所屬養路段負責哈爾濱市界內的部分國道干線公路養護,當時的南崗、香坊、顧鄉、松浦等區的交通股負責所轄界域內公路的養護。1954年始,哈爾濱市建設局設立了公路養護維修隊,負責哈爾濱市的公路養護。1957年末,公路維修隊并入賓阿養路段,但仍負責哈爾濱市界內的公路養護。1959年,各區設立了名稱不一的養護組織,有的稱筑路辦,有的稱養路段或公路站,負責區界內未列入省、市養護范圍的公路養護。

  19633月,哈爾濱市公路管理處成立養路總段,承擔市界內的國省干線公路養護。與此同時,各區公路養護組織并入市養路總段。1966年下半年,濱江區成立養路段,養護縣鄉級公路。19728月,隨著濱江區及其養路段的撤銷,道里、南崗、太平等7個行政區分別組建了公路管理站,負責各自區域內的部分縣級及全部鄉鎮級公路養護。

 第二節 養護隊伍

  一、專業養護隊伍

        1959年,哈爾濱市7個行政區均建立了養護專業隊伍,共有正式養護員工36人,從此,哈爾濱市有了自己的公路專業養護隊伍。19633月,市養路總段成立,有專業養護員工400余人。"文化大革命"期間,公路專業養護體制被錯誤批判,專業養護隊伍受到沖擊,專業技術人員下放農村接受"鍛煉",部分養路工調離和改行。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后,1978年始,公路專業養護隊伍重新受到重視,下放農村接受"鍛煉"的技術人員多數歸隊,充實了部分身強力壯的養路工,1983年底,養路員工總人數已達到510人。19841月,由于阿城、呼蘭兩縣及其公路專業養護員工一并劃入哈爾濱市行政區內,哈爾濱的專業養護隊伍由510人增至630人。1990年,共有專業養護員工700余人,其中阿城市和呼蘭縣140人。

  二、民工建勤養護隊伍

        哈爾濱市界內,除了專業養護隊伍外,還有一支被稱為"民工建勤"的養護隊伍。

  這支隊伍正式形成于1964年,根據國家關于適令農民義務修建和養護公路的規定,由公路沿線村屯青壯勞力民工組成,他們受所在生產隊委托,代表村屯民工,脫離原來的農業生產崗位,在養路技術人員的指導下,專職從事公路養護工作。同年,當時的濱江區根據哈爾濱市人委要求,從區內村屯勞力中抽調年輕力壯民工,組成民工建勤隊伍,養護哈爾濱至呼蘭、哈爾濱至雙城等界內公路。1968年,濱江區根據哈爾濱市革命委員會生產委員會關于組成民工建勤代表工養護公路的精神,組織242名民工建勤常年代表工養護公路。其中:110名代表工養護縣級公路,132名代表工養護干線公路。代表工的勞動報酬,通過公路主管部門簽發的證明養護勞動工時的規范工票,由民工建勤代表工所在生產隊(村屯)支付。每個常年建勤代表工年標準工作日為330天(按8小時為一個工作日計算)。1972年濱江區撤銷時,養護公路的民工建勤工作日為452110個,相當于1370名常年代表工的養護勞動工作日。1973年始,66名建勤常年代表工對93公里的重點鄉級公路進行常年養護。

  1977年,干線公路不再用民工建勤代表工養護,改用專業養路工養護。1980年末,縣級公路也不再用民工建勤代表工養護,同樣改用專業養路工養護。1985年初,根據黑龍江省公路局〔85〕第10號文件精神,鄉級公路也不再用民工建勤代表工養護,改用合同養路工或臨時工。

第三節 養護備料

 

  哈爾濱的公路養護備料工作,是隨著專業公路養護隊伍的建立而逐漸開展起來的。因界內砂石公路較多,所備的養護材料主要是砂(碎)石和極少量的黃土。1963年,備料砂石3000立方米、黃土1000立方米。1974年,備料砂石25000立方米、黃土5000立方米。1963-1976年平均養護備料數量較少,砂石和黃土約為12000立方米。而養護工作實際用料量卻較大,因此,正常養護工作常常處于等米下鍋狀態,公路常年好路率較低。

  1977年后,隨著經濟的發展,公路車流量的增大,養護制度的不斷完善和規范,養護備料工作也逐年受到重視,徹底改變了以往備料工作的落后狀態。至1985年,縣級以上公路油路每公里按17立方米砂石備料,并配置少量的瀝青料;砂石路每公里按45立方米砂石備料。1986-1990年期間,縣級以上公路每公里的養護備料數量按線路技術等級和交通流量大小及路面種類核定,以確保正常養護用料需要為前提??h級以上公路,油路每公里所備砂石料數量最低為30立方米,最多為50立方米;瀝青料最少為2噸,最多為5噸??h級以上公路,砂石路每公里所備砂石最低為150立方米,最多為200立方米。列入養護的鄉鎮級公路每公里備料數量低于縣級以上公路的備料數量,以砂石路為例,最少的每公里砂石為100立方米,最多的為150立方米。

  1980年前,公路養護備料工作大多數年份處于當年養路當年現備料的狀態。1980年起,公路養護單位增強了備料工作的超前性,即頭年11月至12月就著手按計劃準備翌年的養護用料,利用翌年首季時間將備用的砂石等料運至養護線路,為正常養護的順利進行奠定了物質基礎。

  1970年前,公路養護管理部門基本不對養護備料的數量和質量進行檢查驗收,由養護單位自檢自查。因此,有的養護單位能基本按要求的數量和質量備料,有的則不能。1970年至1976年期間,對備料工作雖然也實行檢查制度,但檢查的標準缺少客觀操作性,因而難于取得良好效果。自1987年始,哈爾濱市公路管理處強化了對備料數量質量的檢查驗收工作的力度,通過深入各條列養線路,逐個料堆檢尺的辦法,對達到檢測驗收標準的,如數下撥養護備料所支費用;未達標或問題嚴重的,核減已定養護用料資金并批評教育。

  1984-1990年,除專用公路外,投入到鄉級以上公路的養護用料總量為711325立方米。其中,縣級以上公路養護用料為250034立方米,鄉級公路養護用料為461291立方米;哈爾濱市七區界內鄉鎮以上公路養護用料為212840立方米,阿城市和呼蘭縣界內鄉以上公路養護用料為498485立方米。                                     

 

第四節 養護設備

 

  一、養護機具

        20世紀50年代初,哈爾濱市界內的公路養護機具依舊是鐵鍬、尖鎬、土籃、抬筐、掃帚等,憑借體力操作,工效很低。50年代中期開始,石滾、水桶、木質路刮、扁咀噴壺等成為養護工具的一部分;50年代后期,少量的手推膠輪車、蒸氣壓路機和汽車用于公路養護。從60年代開始,普遍使用手推膠輪車和少量的馬拉回砂機、膠制回砂耙、馬拉路刮板等養護機具。新機具的逐年增加和投入使用,使養護質量和工效明顯提高,勞動條件得到改善。"文化大革命"期間,公路養護受到干擾,養護機具的更新步伐處于停滯狀態。

    進入70年代,特別是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后,經濟建設進入新時期,哈爾濱市政府和上級主管部門對哈爾濱市界內公路養護標準提出了較高要求。為此,哈爾濱市公路管理處及下屬各養路段,先后購置和研制了一批國內較先進的養護機具,如手壓油泵、運油汽車、渣油和瀝青摻配鍋、加溫油鍋等10余種。此期間,原有的蒸氣式壓路機全部更換為內燃式壓路機。在機具設備革新中,研制成牽引式瀝青混凝土攤鋪機、活動加溫油鍋、液壓裝載機、瀝青混凝土拌合機,并相繼投入使用。

 

  二、道班房舍

        1954年至1962年期間,哈爾濱市的公路養護道班房舍數量較少,僅有5處。這些房舍,有的是從村屯租用或臨時借用的,有的是養路員工自行修建的,絕大多數是草房蓋土坯墻,狹窄低矮功能單一。

  從1963年至1970年,隨著縣級公路列養里程的增加,養護任務日益繁重,相繼修建了一批面積大小不等的道班房18處,大的百平方米以上,小的30-50平方米,一般的為70-80平方米,土木結構仍占多數,磚木瓦結構占少數,基本上能夠滿足養路員工的正常需要。

  1970年以后,原有的大部分道班房舍已逐漸失去使用價值。隨著經濟建設的發展和養護里程逐年增加,有的道班房舍作了維修,有的進行重建。1972年建造的巨寶道班房舍和1975年建造的新五屯道班房舍全部采用磚木瓦結構。進入80年代,按結構新穎、功能齊全、設施完備、環境美化的標準,又新建和改建了一批道班房舍。京哈路段的京哈道班房舍最具代表性,是二層樓建筑,面積350平方米,外部造型美觀,內部裝修精良,庭院種植花草,設有辦公室、會議室、娛樂室、宿舍、食堂和休息室,當地有關單位經常借用此地開會。

        1990年,哈爾濱地區共有縣級以上公路養護道班房舍49處,房舍面積為4819平方米。其中阿城、呼蘭有公路養護道班房舍20處,房舍面積2529平方米。

第五節 災害防治


    一、翻 漿

        民國和淪陷時期修筑的公路,絕大多數是土路,僅有少部分路段是砂石路,且基礎薄弱、質量低劣。新中國成立后,雖經多次整修,但路基偏低、路面強度不夠等先天不足的狀況仍未得到根本解決。冬季到來,哈爾濱地表凍結厚度達18-23米,路面時有凍裂。當春季融凍時,因融凍時間較長,化凍的水分不能從路基中及時排出和下滲,致使局部路面形成松軟狀態,在車流重壓作用下,出現程度不同的路面翻漿。

  路面翻漿,已成公路一大病害,輕則影響車輛正常通行,重則可阻塞或中斷交通,哈爾濱市有記載的比較嚴重的公路翻漿主要有以下五個年度。

  1961年,哈賓路196公里中有近8公里的地段翻漿,除養路員工搶修外,還有當地公社的500名勞力、30臺馬車參加搶修,經五晝夜的搶修才恢復通車。

  1981年,哈大路翻漿5公里,江南中環路翻漿5公里,哈成路翻漿1公里,經搶修恢復通車。

  1982年,哈大路嚴重翻漿5公里,經市養路總段組織專業人員同民工一起搶修后恢復通車。

  1987年,全市干線公路翻漿里程為2446公里,占列養里程的23%。為治理翻漿路段、確保暢通,公路養護部門投放了大量人力、物力進行搶修,耗資166萬元。

  1988年,全市鄉鎮級以上公路翻漿里程為4322公里,占列養里程的41%,是歷年中最為嚴重的一年。

  1961-1990年,全市縣級以上公路翻漿路段累計為600余公里(年平均為20公里)總耗資900余萬元。

  為了治理和減少翻漿,確保公路暢通,哈爾濱市公路管理處與所屬各養路段,及時采取措施進行預防和處置。一是春季解凍時,及時疏通溝邊積水,對破損路面、凍裂縫隙,用砂石封補;二是發現翻漿跡象,在路肩挖順水溝,以減輕翻漿;三是已發生翻漿路面,視輕重程度,分別采取加厚路面、挖出稀泥曬晾、分層填筑、擺石碾壓等措施。

  哈爾濱市公路翻漿路段幾乎年年都有發生,隨著連年治理,路質路況不斷提高,翻漿路段也在逐年減少。

  二、水 毀

        新中國成立前,哈爾濱市界內公路和橋梁等因水災毀壞的現象經常發生。

        新中國成立后,隨著公路建設事業的發展,公路橋梁抗御水毀的能力雖有所增強,但有的受構成材料性能或技術標準所限,仍經不住暴雨和出槽河水的猛裂沖刷,因而水毀現象尚未根除。哈爾濱市的降雨主要集中在七、八月份,水毀大都發生在此段時間內。

  1961年秋,哈賓路(現哈富路)的阿什河橋上游,大暴雨引發的山洪以5米高的水頭向公路沿線傾瀉,將位于此線23公里處的松哈橋(水泥橋)、32公里處的萬緣橋(石拱橋)和43公里處的聯勝橋(木橋)全部沖毀,交通中斷。為在較短時間內盡快恢復通車,市養路段、被毀橋所在地的東風公社等單位立即派出救災保通人員到現場,在解放軍指戰員的積極支持下,通過借用解放軍部隊渡船,修架了臨時浮橋。

  1963年夏,哈富路的恒西橋被暴雨沖毀。

  1981年夏,大暴雨沖毀哈同路的涵洞2道,路堤15處。

  1988年夏末,連降暴雨。雨勢急猛,持續時間長,河水暴漲倒灌,哈爾濱市的公路及部分設施都不同程度地遭到水毀。據當時統計,17座橋梁局部水毀,41條線路遭到不程度的水毀,機雙路、江南中環路香坊區路段,曾一度中斷交通。這次較大范圍的水毀,是新中國成立后歷年罕見的。

  1985-1990年,由于水毀所致,公路路基被毀2302萬立方米,路面被毀3495萬平方米(其中砂石路面3087萬平方米、瀝青路面408萬平方米)、橋梁被毀1532延米(其中全毀85延米/6座、局部毀1447延米/52座)、涵洞被毀228道(其中全毀59道、局部毀169道),經濟損失巨大。1988-1990年,水毀所造成的直接損失達20205萬元。

  為防治水毀,經多年探索,公路修筑和養護等有關單位通力合作,采取了一些行之有效的超前性措施,主要有: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盡量選用物理性能保險系數較大的原材料筑路建橋,以增強其抗御水災的能力;通過鋪砌片石或預制水泥板強化公路主要迎水面的耐沖涮和浸泡的能力;通過設置或增設涵洞擴大公路橫向過水量的能力。

第六節 養護經費

 

  民國至50年代中期,哈爾濱市的公路養護未走向正規,所謂養護只是不定期地進行簡單整修,由公路沿線民眾義務承擔,其費用十分低廉。

  50年代后期始,根據財政部和交通部的規定,國省級干線公路和部分縣級公路的養護經費從地方征收的養路費中立項列支,由省公路主管部門每年撥款。從此,以干線公路為主的養路經費有了正常來源渠道。未列入省公路交通主管部門撥款范圍的部分縣級公路和鄉鎮級公路的養護經費,由公路所在地的區、鄉(鎮)政府統籌解決。1972年始,所有縣級公路的養護經費均由省公路主管部門撥款。1983年,省交通廳直屬的哈爾濱養路征收稽查處劃歸哈爾濱市交通局。為進一步調動養路費征收單位隸屬局征收養路費的積極性,省公路交通主管部門規定,超額增收的養路費除按比例上繳外,留成部分可用于公路養護。這樣,養護經費的來源渠道進一步得以拓寬。隨著養路費征收額的逐年上升和養護費用支出額的逐年增大,省公路交通主管部門撥給哈爾濱市的養護經費數額也逐年增加。

  1984-1990年,用于公路小修養護和大中修的資金總額達612354萬元,其中,小修保養資金為121263萬元,大中修資金為334801萬元,道班房舍資金為148.66萬元,養護機具購置資金為1 014.39萬元,處置翻漿水毀資金為225.45萬元,綠化資金為174.40萬元。

第七節 列養線路

 

  民國、淪陷時期,哈爾濱市界內無列養線路,"國道"、"縣道"僅有季節性的簡單整修。解放戰爭時期,哈富公路、黑大公路兩條干線首次被列為養護線路,哈爾濱市管轄區段內設有專人和臨時道班負責養護。

  新中國成立后,哈爾濱市界內的列養線路從國省級干線公路逐步擴展到縣級公路和部分鄉鎮級公路。

  哈爾濱市七區界內國省級干線公路最早列養的線路是哈富路和黑大路。至1963年末,5條國省級干線公路已全部由專業道班養護。

  哈富公路(哈爾濱--富錦) 哈爾濱市太平區界內段,于1946年列養,由專人組成的臨時道班養護,1963年改由專業常年道班養護。1990年,列養里程為175公里,有養路工38人,其中正式養路工27人、臨時工11人。

  綏滿公路(綏芬河--滿洲里) 哈爾濱市動力區界內段,于1962年列養,當時由省公路局所屬的養路段專業道班養護,1964年改由市養路總段專業道班養護。位于道外區萬寶鎮界內段,1970年始,由市養路總段專業道班養護;松浦鎮和前進鄉界內段,1971年始,由道外區公路站養護,1974年改由市養路總段專業道班養護。1989年建成的哈爾濱至玉泉段一級汽車專用公路,1989年通車當年就列入養護,由省公路局直屬養路段養護。1990年末,除省公路局直接養護的路段外,動力區界內段養護里程為103公里;有養路工14人,其中臨時工3人。道外區界內段由哈黑養路段所屬專業道班養護,1990年,列養里程為224公里。

  京哈公路(北京--哈爾濱) 哈爾濱市動力、平房、南崗區界內新筑段,于1989年列養,由市養路總段專業道班養護。1990年,列養里程為20公里;有養路工13人,其中臨時工3人。

  黑大公路(黑河--大連) 哈爾濱市道外、動力區界內段,于1946年列養,由專人組成的臨時道班養護,1964年改由專業道班養護。1990年,列養里程為362公里;共有養路工51人,其中合同工8人,臨時工6人。

    哈伊公路(哈爾濱--伊春) 哈爾濱市道外區界內段,于1963年列養,由哈黑養路段所屬的專業道班養護。1990年,列養里程為136公里;有養路工20人,其中臨時工11人。

        哈爾濱市界內縣級公路最早列養的是哈城公路,其次是哈雙南線公路,至1990年,縣級公路已全部列入專業養護范疇,總里程為2496公里。

  機場公路(哈爾濱市區--民航機場) 1964年列養,由市養路總段專業道班養護。1990年,養護里程為259公里;有養路工53人,其中臨時工15人。

  哈雙南線(哈爾濱--雙城) 哈爾濱市道里區界內段,1964年列養,由市養路總段專業道班養護。1990年,列養里程為187公里;有養路工26人,其中臨時工8人。

  哈雙北線公路(哈爾濱--雙城) 哈爾濱市道里區界內段,于1969年列養,由當時的濱江區養路段養護;1972年濱江區撤銷后始,改由道里區公路站養護。1990年,列養里程為214公里;有養路工19人,其中臨時工16人。

  機雙公路(民航機場--雙城) 哈爾濱市道里區界內段,于1978年列養,由道里區公路站養護。1990年,列養里程為166公里;有養路工16人,其中臨時工14人。

  江南中環公路 1969年列養,由當時的濱江區養路段養護,1972年濱江區撤銷后,由道里、南崗、香坊、太平、動力、平房等6個區的公路站分段養護。1990年,列養里程為885公里;有養路工104人,其中臨時工66人。

  江北中環公路 1970年列養,由當時的濱江區養路段養護,1972年濱江區撤銷后,由道外區公路站養護。1990年,列養里程為226公里;有養路工20人(均為臨時工)。

  中南聯線公路(王崗--王家店) 1965年列養,由市養路總段專業道班養護。1990年,列養里程為28公里,日常養護由哈前養路段專業道班一并承擔。

  中北聯線公路(薛家--程家崗) 1969年列養,由市養路總段專業道班養護,1973年改由道里區公路站養護。1990年,列養里程為34公里,有養路工3人,其中臨時工2人。

  哈城公路(哈爾濱--城高子) 1962年列養,當時由市養路總段養護,1973年改由香坊區公路站養護,1980年重歸市養路總段養護。1990年,列養里程為162公里;有養路工21人,其中臨時工7人。

  哈平公路(哈爾濱--平房) 1975年列養,由動力區公路站養護,1990年改由市養路總段養護。1990年,列養里程為56公里,日常養護由哈五養路段專業道班一并承擔。

  哈雙中線輔道公路(哈爾濱--雙城) 哈爾濱市道里區界內段,于1980年列養,由市養路總段專業道班養護。1990年,列養里程為254公里,日常養護由哈雙中線養路段專業道班一并承擔。

  上述縣級以上公路列養線路,其中水泥路面05公里,黑色路面223公里,碎石路面177公里,改善路面84公里。

  以上干線公路和縣級公路的養護里程合計為3696公里(未含重復里程),其中水泥路面64公里,黑色路面3371公里,碎石路面177公里,改善路面84公里。干線公路和縣級公路共有養護員工398人,其中臨時工190人。1977年以來,公路養護堅持養護到位、常年不懈,保持了路況的良好狀態,好路率由1984年的53%提高到1990年的77%。

  哈爾濱市界內的鄉級公路由農村自養,不列入專業養護范疇。

第八節 公路綠化

 

  一、綠化情況

        哈爾濱市的公路綠化是50年代初開始的,國省級干線公路被列為當時綠化的重點,其次是鄉級公路。為此,投放了大量人力和一定的物力財力,但所栽苗木多為1-2年生,耐寒性差,加之缺乏栽植經驗和管護工作跟不上,成活率很低。到1955年,此前栽植的苗木存活成林的所剩無幾。

  1956年,國家交通部頒發了《公路綠化暫行辦法》。為此,哈爾濱市公路主管部門會同有關部門,制定了公路綠化規劃,決定按公路等級、分年度、有所側重地進行綠化。當時,國省級干線公路仍首先被列為綠化的重點。鑒于一年生苗木不易存活的實際,均改栽3年生以上的苗木。1956-1964年,幾乎年年進行公路綠化,但由于管護工作跟不上,加之凍害、病蟲害及牲畜啃咬等原因,苗木植栽后成活率仍然較低,因而形成了"只見年年人植樹,苗木成林年年難"的狀態。

  1965年,根據"三北林網建設"的精神,本著"修一段路、植一段樹、消滅光桿路"的原則,當時的濱江區人委與市公路主管部門通力合作,組織民工對市界內縣級以上公路進行綠化,使"光桿路"的比例有所下降。

  1970年以后,為響應國家主席毛澤東發出的"綠化祖國,實現大地園林化"的號召,哈爾濱市公路主管部門幾乎年年在植樹季節里派出技術人員赴現場同群眾一道植樹,具體指導挖坑、填土、澆水等操作技術,傳播防治病蟲害知識,落實定路段、定人員、定株數、一包到底的"三定一包"責任制。到1977年,公路綠化工作逐漸步入正軌。這個時期,國省干線公路兩側均已綠樹成蔭,構成了初具規模的護路林帶,縣鄉公路絕大多數路段兩側亦成林蔽蔭。公路兩旁綠化樹種多為楊、柳和唐槭,國省級干線的部分路段還配植了丁香、小桃紅、紫穗槐等灌木。

  1980-1990年期間,公路綠化的主要任務是對國省級干線公路的補植、剪枝和少量間伐,縣鄉公路主要是查漏補缺。

  經過40多年的公路綠化,至1990年末,哈爾濱地區鄉級以上公路綠化里程已達131681公里,存活樹木25178萬株,綠化里程占公路總里程的681%。其中國省級干線公路綠化里程為3372公里,縣級公路綠化里程為2837公里,鄉級公路綠化里程為69591公里。哈爾濱市七區界內綠化里程為44721公里,存活樹木421萬株,綠化里程占界內公路總里程的519%,其中國省級干線公路綠化里程為893公里,存活樹木63萬株,縣級公路綠化里程為176公里,存活樹木141萬株,鄉級公路綠化里程為18191公里,存活樹木217萬株。阿城市界內鄉級以上公路綠化里程為3419公里,存活樹木6669萬株;呼蘭縣界內鄉級以上公路綠化里程為5097公里,存活樹木1172萬株。

  二、苗 圃

        哈爾濱市公路管理處共有2處為公路綠化提供苗木的苗圃,占地3082畝。平房苗圃位于平房區界內,原隸屬于國營偉建機器廠,1965年劃歸哈爾濱市公路管理處,1973年改稱林場,1978年復稱平房苗圃。占地40畝,主要培育楊、柳及部分一年生花草,有苗木3萬株,1965-1990年,已提供苗木總數8萬株。

  前進苗圃 位于道外區前進鄉界內,原隸屬道外區公路管理站,1981年劃歸哈爾濱市公路管理處。占地2682畝,苗床面積63畝,主要培育楊、柳、唐槭和部分針葉樹種,有苗木10萬株,1981-1990年末,為公路綠化提供苗木5萬株。

相關文件

暫時沒有內容信息顯示
請先在網站后臺添加數據記錄。

主辦單位:中共哈爾濱市委史志研究室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哈爾濱
通信地址:哈爾濱市松北區世紀大道1號         交流電話:0451 - 86772466 
黑ICP備19006696號-1            哈公網監備23010002003800    

牧场videos人与kg交,积积对积积的桶免费软件网站,pregnant性孕妇孕交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